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9-07

孙中山被指在新发兴楼上与其他苦力就地而寝。
孙中山被指在新发兴楼上与其他苦力就地而寝。

报道:蔡昌卫

(槟城25日讯)狮城财团大量收购的其中一间二条路古屋,在百年前曾是“苦力间”,亦是洪门会据地,中国国父孙中山当年南下时,曾是其中一个避难处,与其他苦力席地而寝。

在二条路(Noordin Street)(即龙城Express酒店前)门牌148号的古屋,门额上迄今尚吊挂着“新发兴”匾额,在百年前是一所作为福建惠安各姓氏乡里人南来的栖息之地。当地老辈曾向后辈提及,孙中山一度遭追捕时曾藏身此地,避了两个晚上的风头。

刘贤隆已将洪门会的入会文件交给名英祠。
刘贤隆已将洪门会的入会文件交给名英祠。

刘贤隆:文献交名英祠收藏

66岁的租户刘贤隆向本报记者透露,他从老一辈口述史迹传言,同时出示一张据称是洪门会的机密文件,相信新发兴当时是洪门会的其中据点,所以孙中山才会藏身于此。他指出,上述洪门会的文献原是誊写在一块布料上,他已将其交给义福街名英祠收藏。他指是在早前打扫时,从一个相信是当时老苦力南来携带的老皮箱内发现此物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也带领本报记者上楼,述说孙中山在避难时,在现在面向光大的二楼厅堂上,就地与其他苦力席地就寝。148号共有5间卧室,在百年前是苦力间时,分别依姓氏分为黄姓、刘姓及庄姓划分房间,其中黄姓及刘姓盘据两间房。当时该苦力间住有约30至40人,人口众多。

已退休的刘贤隆原是名地砖工人,其父刘成基原是一名木工后改为三轮车夫,目前他与家人仍继续在此栖居,相信遭新业主要求迁移的日子在即。

黄秀玉:吴府大人金身牵引出传奇般神话故事。
黄秀玉:吴府大人金身牵引出传奇般神话故事。

文献是洪门会入会符头

曝光文献据了解是洪门会的符头,由洪门会第三把交椅的“先生”(老师)所收藏,用于入会仪式。

在本报向一名历史研究工作者展示该出自二条路148号新发兴的文献时,对方指这是洪门会交给洪门会第三把交椅的“先生”收藏的符头;“先生”即是人称为“老师”,专司负责入会等仪式者。符头有列明洪门会五祖,分为长房、二房、三房、四房及五房。

刘贤隆说,类似符头在昔日为高度机密文件,唯今日已是公开秘密。针对居民告知苦力间曾是当时洪门会成员据地,且是孙中山避难处,他认为这有可能也不足为奇。“当时孙中心倚重洪门会草根基层组织来推动革命事业,所以孙中山曾藏身在洪门会根据地是有可能的,况且很多苦力基层也与洪门会有联系。”

吴府大人曾委托刻金身

除了孙中山及洪门会,另一间同样是苦力间的142号,则牵引出神话般的故事。目前供奉在142号屋内神桌上的吴府大人,在逾半世纪前,据传吴府大人曾“仙游”至畓田仔一所知名神像店,委托老店主代刻金身,这个金身既是今日供奉在该屋神桌上。

该老店主在完成后即送至142号找到租户黄世咀,说是吴府大人所托,更向对方要15令吉,那刚好是黄世咀一个月的薪金收入。其72岁的女儿黄秀玉联同其儿子黄振源,告诉本报记者这昔日神话故事。在神坛上,尚供奉着吴府大人,门前还张挂着两盏吴府大人灯笼。除了吴府大人,神桌上尚供奉着乡里南来的关公画像等。

黄振源:人文遗产消失

州政府只要民宿、要游客?

住在142号,现年64岁的黄振源对槟州政府放任新加坡财团,大举收购老屋以致租户被逼迁移感到痛心,担心乔治市将变死城,人文遗产将消失。目前在住家门前经营熟食档口的他,享受着二条路邻里紧粘的社区氛围,可是一想到迁移时限随时开到,邻里社区即将消失,他感到不舍及惋惜。

他对区内国、州议员迄今从未现身以便提供援助感到遗憾,更挖苦当地州议员刘敬亿在选后失去记忆忘了人民,黄伟益也是选后“丧失记忆”。至于住在门牌144号现年56岁的骆源成,则调侃州政府如今似乎只要民宿、要游客而已,已不要槟城人。

洪枫铃担心或一搬再搬

一搬再搬,从新春园发展让路的拉花咖啡摊,可能又要在新加坡收购二条路产业后再搬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出世在春满园57A(已拆)的洪枫铃在90年代开始,已在春满园弄巷卖咖啡直至2014年搬迁,前后近30年。目前其摊口即依附在二条路150号前(即前华宫咖啡店前),如今在面对狮城财团的收购风下,她担心又要面对逼迁。

此外,住在角间门牌150号的69岁退休人士骆来发,其现住家原址是华宫茶室,与当时二条路的聚宝茶室及庆丰茶室为同期营业,唯庆丰已走入历史,华宫也在二条路新都戏院收盘后同样挥别。聚宝茶室是在半年前在狮城收购该区产业后逼迁结业。

也是福建惠安人的他表示,对乔治市在屋租统制法令废除后造成的人口流失,再加上狮城的收购不断造成的恶化,表示感慨。目前其家中大厅尚摆放着仅存的一张昔日茶桌,令人缅怀,时光似乎无情的催人老,事物都在变迁。

责任编辑:齐胡税